女友懷孕了 我太怯懦不敢承認孩子是我的

戀愛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2月13日 ┊

我是超市防損員,可我逮住正在偷化妝品的她時,卻又放過了她,還鬼使神差地借了200塊錢給她,因為她已有身孕。也許是同情她的經歷,從此,我們成了朋友,她為我煲了近一年的湯。因為她的壞名聲,家人堅決反對我們的婚事。而我也沒能堅守住這份感情,退縮了猶豫了,終于失去了她和她本想為我生下的孩子。

  1. 逮住她時,我猶豫了
  從她進入超市的當兒,我就盯上她了。
  憑我當了兩年超市防損員的職業眼光,我感覺到,盡管她看上去只有20歲出頭的樣,但是個有問題的那種顧客。
  至少,也是被我們稱為疑似有問題的顧客。老板每次開會,都會對我們這些防損員又稱為超市便衣的人強調說,你們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覺覺得某位顧客有問題,就死盯上,別讓他們得逞
我死死盯上她的最大理由是:當天天氣其實有些熱了,但她的穿著上,還是大冷天的衣服。
  她直接走向化妝品柜。

  我漫不經心地跟了過去,此時,我的身份就是一般的顧客,我也在裝著挑選那種男性化妝品。我與她隔了大約二十米的距離,但足以讓她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目光籠罩之下。
  當天是周六,客人很多,化妝品柜內的工作人員相當忙碌,這樣的場景,讓我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想想3周前,我就是在化妝品專區內抓住了一位40歲的第三只手。當然,那個中年女人也是趁著人多,很熟練地把那些可以引起門口警報器報警的磁條拆下,然后,把三款價值達2500多元的化妝品往自己的寬大的衣服里塞。
  一下子被我逮了正著。

  我把她請到了保衛室,那中年女人一下子癱了,說不出一句辯解的話來。
  事后,老板獎賞了我500元,說我是這個超市的第一偵察兵。
超市偵察兵這個稱號,當時差點讓我笑出聲來。但我覺得好玩,在超市里,玩這種貓逮老鼠的游戲,確實也會讓人感到好玩。但也不是沒有風險,超市的一個防損員就是因為太著急,而且看花了眼,把一個沒有偷竊行為的客人抓了,結果,被人家狠狠投訴了一把,不但丟了防損員這個飯碗,而且還要賠禮道歉
  眼下,這個女孩子正一款款地把
  化妝品看過去。偶爾,她會抬頭看一下周圍。
  終于,她開始用不太熟練的動作,撕開那些磁條然后,快速往自己的衣服里塞
  我走了過去。
  小姐,麻煩你跟我去一趟辦公室。我用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擋在她面前,小聲說道。
  但聲音里透出理直氣壯的正義感。
  這樣的聲音,我在私下里練習過好多次。要有威嚴,但又不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總之,超市里當防損員,現在也是要盡可能人性化啦。

  她瞪大了眼睛,繼而眼光暗淡了下來。幾乎是一個慢動作,她把衣服里的化妝品拿出來,交到我手中。
大哥,求你了,我第一次,我一時糊涂她的眼神里盡是祈求。
  這么近的距離,面對一個妙齡女孩的請求,我還是第一次。
  但我知道我不能心軟。我是什么,我是超市偵察兵,吃這碗飯的。
  我繼續壓低聲音說,你跟我走一趟吧。
  我不能,我肚里已有了孩子,我孩子父親被抓走了,求你了她幾乎快哭了。
  我這才極其認真看了一眼她的身材,以及臉上的淡淡雀斑,發現,她其實是個耐看的女孩子。
  這么小,就有了孩子。我猶豫了,一下子心里有些復雜。

  2. 我放了她,并結下了不解緣,她成了我的女友
  我放走了她。
  她千恩萬謝。其實,不是我非偷不可,實在是這個月連房租都沒有辦法了,我就想著,用化妝品來抵房東的房租她小聲說,低著頭,不敢看我。
  大哥你也是閩北人,你是建陽那一帶的吧?我家在那里的××村。她快走到收銀臺時,忽然問我。
  我一愣,口音居然被她聽出來了。
差不多吧。我暗暗心驚,我的家居然就是在她隔壁一個鎮上。
  那,是老鄉了,你能不能借我200元,我這個月房租我到時一定還你。我給你寫個借條。她忽然間說。
  我在工作期間,是不帶現金的。但鬼使神差地,我突然間動了那根軟心腸。我向場內的一個同事借了200元,給了她。

  你這么年輕,還是去尋個工作吧。我說。我沒有讓她寫借條,她把
  小靈通號碼給了我一個。
  一個月后的一天,她真的尋了過來,把兩百元錢還到我手中,說,自己找了一個單位,在一家餐館里當收銀員。一個月700元,包吃住。
  孩子呢?我看看她的身材,似乎苗條了許多。而且,臉上也光鮮了許多,那天看到的那種晦暗,早就一掃而光了。
  打掉了。她淡淡一笑,為那個人留著,不值得。
  她請我吃了一次肯德基。一再說著感謝的話。還有她自己在這座城市兩年來的故事。
兩年前,高中沒有念完的她就出來打工,后來遇上了一位小伙子,長樂人,開一家五金店。兩人同居后,她才發現,那個大了她七歲的男人,不但賭博,而且還會吸毒。后來,那男人賭博輸得一塌糊涂,把店面抵出去,而他自己也在一次聚眾吸毒中,被抓。
  而此時,她已懷孕了。
  我沒有臉面回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會變成這樣。她目光戚然,但沒有淚水。
  我也一時無語。城市里,有太多讓人不好啟齒的哀傷,眼前的她,以如此年輕承受了如此沉悶的境遇,該是一種什么樣的不堪?
  無論如何,我接納了她,三個月后,我們成了男女朋友。
  你會嫌棄我的曾經么?她好幾次,都很不放心地問。
  怎么會呢,我接受你了,就是接受你的所有了。我這樣回答,但心下卻無端地有些異樣,說不出的某種異樣感。
  2006年過年時,我帶她回了老家,見過了我父母,當然,我也見過了她的父母親。
  正月初八。我正要去城里上班時,父親忽然找我,說起了她。
我打聽過了。我們家不能娶這樣的女人,名聲太差。父親說得斬釘截鐵。我的一個姑媽剛好嫁在她的家鄉。我只是不明白,她在城里的事,鄉下的人為何全都知道,甚至還傳出了許多的版本。
  我想說什么,卻無力。
  還不知道在城里都做了些什么呢,跟了多少男人呢。父親說。
  不就是長得俊了些么,我看你,鬼迷了,你這樣的外表,到哪找不到像樣一些的女人?父親說得憤憤不平。仿佛他的兒子的那個女朋友讓我們一家蒙了羞。
  你一定要娶她,那就一輩子就不要回家。父親警告說。

  3. 她懷孕了,我卻不敢承認是我的
  回到城市上班,我確實對她開始有些冷淡,在不自覺間。
  她開始覺察了。雖然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在周末休息時煲湯給我喝。
  有一天,我終于吞吞吐吐地告訴她說,家里人恐怕不太同意。
  我早就有預感。沒有什么的。我們緣分到哪算哪吧。她有些慵懶,說。我以為她會哭,會掙扎,卻沒有料到竟是這樣的淡淡的語氣。
2006年7月初,我父親專程來了一趟省城,我知道,他在向我發最后的通牒:一定讓我離開她。
  我是家里的獨子,我父親鐵定了心,不讓我娶個他心目中的破鞋回家。
  我父親在省城住了一周,那一周的周末,她照例要來我的住處(她住餐館的宿舍,我沒有跟她同住)煲湯,但我拒絕了,說我父親在。
  她執意要來。
  我說,為什么?
  我有了孩子了。她在電話里說,好像沒有什么感情色彩,就像說一件毫不打緊的事。
  我的防護措施都做得很好的,如何說有就有了?
  今天剛去
  醫院查了。有報告單。她說,似乎怕我不信。
  我的腦袋一下子空了。我說,那你來吧。
  這是她與我父親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面沖突。
  她問我父親說,你總不能不要她肚子里的孫子吧。
  誰知道是誰的呢?父親說。
  你什么意思?她似乎有些急。
沒什么意思。我覺得你們兩個不適合。初中畢業的父親,多少學了一些電視劇中的臺詞,說得有些理直氣壯。
  她把頭轉向我,希望我說一句公道話。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我確實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我父親終于摔門走了。臨走,留下一句話:你可以把孩子生下來,但我們不會認的。
  她把煲了近一年的那個砂鍋摔了個粉碎。
  好,我們到此為止吧。她說。依然沒有哭。

  4. 終于失去了她和她本想為我生下的孩子
  一周后,我打電話找她,沒有接,再打,還是不接,半個月后,她的小靈通電話停了。我直接去她餐館找,她的同事說,她已在上周辭職了。
  你們分手了?她懷孕了好像。她的同事定定看著我,有些不可思議。
  我退出來,心里很不安。
  我在等待著她的電話。一直到2006年8月下旬,她忽然打了個電話給我,說人在廈門了。
  孩子打掉了。是個男的。原本,是想為你生下來的。現在,沒了。她忽然間在電話里哭了。
  仿佛積蓄太多的委屈,一下子發作了出來。
我在廈門找了個工作,工資有一千五。也找了個男朋友。這輩子,我想,我是不會再回到那個鄉村了。我們的緣分確實是盡了。我也不會再給你打電話了。她說。
  三天后,父親給我打來長途,說:看看,當時幸好我擋了一下,否則聽你姑媽說,她現在在廈門給一個臺灣人包養起來了
  我懦弱的淚水,分明從眼里涌出來,流到了嘴里,是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