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是個拜金女 讓我痛不欲生

戀愛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2月30日 ┊

戀上一個周旋在男人堆里、靠男人養活的拜金女,會有什么結局?結局就是讓我痛不欲生。

戀上一個周旋在男人堆里、靠男人養活的美貌女孩,會有什么結局?
樂海(化名)屬于“花樣美男”,穿著流露出與眾不同的藝術氣息。他的眼里,也有著別樣的憂郁。
車站驚艷,被師兄女友打動
前天,我躲在家里撕心裂肺地痛哭了一場。我剛剛失戀,失去了湛湛(化名)。而因為她,我還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年長我好幾歲的師兄。
湛湛本是師兄的女友。那天,我去看望他,告辭時他說新交了一個女友,我沒心沒肺接了一句:“能見見嗎?”“你去干嘛,我們是去約會的。”師兄笑著捶了我一拳,但出門打的時捎上了我。
湛湛在車站等師兄,我推門而出,頓時驚艷:一頭卷發,一襲長裙,身材高挑,五官又像極了林志玲,未施粉黛,卻在清純中透出嫵媚。這女孩不錯,我心里有些小激動。[page]

正好師兄沒“趕”我走,邀我一起去咖啡廳坐坐。后來很多時候我都在想,師兄一定為那天的邀請后悔不已。因為我跟年紀相仿的湛湛沒一會兒就聊得火熱,師兄倒像成了電燈泡。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表情越來越落寞,以至于最后酸酸地說“你們互相留個電話好好聊吧”,我趕緊說“不用了”。
此后兩個月,我真沒跟湛湛聯系。直到有一天我參加某個選拔賽被淘汰,心情郁悶,打電話給師兄,他正好很忙,給了我湛湛的電話,“讓她陪你聊聊”。
第二天,我在電話里跟湛湛又聊了很多。突然,我問她:“如果我們在遇到我師兄之前遇到,你會跟我談戀愛嗎?”
我脫口而出,嚇了自己一跳,不知自己是哪里來的勇氣和狂熱。
“會!”湛湛的回答斬釘截鐵,又說,“你會等我嗎?”
“我師兄是個好人,你們能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我真是這么想的,但然后又說,“如果有一天不在一起,我的世界會歡迎你。”
我跟湛湛越走越近,師兄惱羞成怒,四處詆毀我,包括在湛湛面前。我的愧疚因此越來越少。最終我跟師兄決裂,湛湛跟師兄分手。

我和湛湛,迅速墜入愛河。
大跌眼鏡,但愛如火如荼
用現在的流行語來說,湛湛是一個物質女、拜金女,是那種靠色相周旋在男人堆里的壞女孩。湛湛也對我坦言,因為不相信愛情,她是一個換男朋友很快的人,幾乎可以一周一個。她家境不好,卻不用上班就過著大手大腳、永遠不缺錢花的生活。“那你有沒有愛過誰呢?”我問湛湛。她說她只愛過初戀,一個像我一樣青澀靦腆的男孩,跟我在一起,她找到了那種純純的初戀味道,“那種感覺很像很像”。
我被洶涌澎湃的愛情吞沒了,跟湛湛愛得如火如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我也很奇怪。在幻想愛情的時光里,只有冰清玉潔的漂亮女孩在我的夢中出現過。湛湛天生麗質,鮮有她這樣不用任何化妝品,卻依然讓人沉醉于其美貌的女孩,但,她卻不是一張白紙。跟她在一起,發生過幾件令我震驚的事情。
知道我也是一個“窮二代”,父親下崗,母親薪水微薄,連我上大學還是申請的貸款,湛湛吃飯從來不準我買單。一次,我們一起吃飯,突然她打了一個電話,讓對方馬上來餐廳找她。十來分鐘后,一個30多歲的男人開著一輛豪車過來,湛湛馬上跑出去,從男人手里接過一沓錢,沒說幾句話就進來了。我這才意識到,湛湛手上的錢可能不夠付賬。那沓錢,約摸有兩千塊。

還有一次,湛湛在網上認識了武漢某大學的一個學生,對方愛上了她,堅持要見面。“你拿一千塊錢給我,我就見。”湛湛說。男生果然帶著錢和一封長達7頁的情書,湛湛收下錢和信就走了人,留下癡癡傻傻的男生。湛湛回來后給我看那情書。唉,文采斐然,情深意切,我都差掉感動得掉眼淚了。后來才得知那個男生是個農村孩子,那一千塊錢是他一個月的伙食費,我感覺很罪惡,勸湛湛以后把錢還給人家。
還有一次,一個男生在湛湛家門口鬧自殺。而隔三岔五,湛湛會帶我見各種陌生男人,某房地產老板、某公司高管、某珠寶商、某工程師、某局處長……清一色的有錢男人,大家一起吃吃飯,唱唱歌。
“她怎么介紹你呢?”我忍不住好奇。“她就說‘這是我男朋友’啊。”樂洋淡淡地說。
我也曾經問過湛湛,為什么要跟這些人來往。她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只是為了錢。
為什么曾經又跟我師兄在一起呢,一個沒有多少錢還在為夢想打拼的奮斗男?“他能眼睛不眨地刷卡給我買護膚品啊。”湛湛回答。她幾乎不用化妝品,但面霜、眼霜都是一次幾瓶幾瓶地買下來。

轉眼成空,她投入別人懷抱
我跟湛湛的感情經歷過第一年的如膠似膝后,今年開始由濃轉淡。我們不再像過去那樣天天見面不可。日子如水滑過,5月的一天,她說要跟爺爺去北京親戚家住一個月。
湛湛在火車停靠某站的時候,還跟我打過電話說過幾句話,但當她到達北京后,我再也打不通她的電話了。直到半個月后,我在網上遇到她,可她只說了句“馬上將去海南一趟”,頭像就黑了。
等湛湛6月中旬返漢的時候,我隱隱覺得她像變了一個人,但又說不出是哪里變了,總之見面沒有以往小別后的欣喜若狂。她有些心不在焉。不久,她的QQ簽名換了一句話:很喜歡跟你在海邊牽手散步的感覺。
我向湛湛求解釋。她說是她的前男友,不是初戀,而是一個很前很前的男友。我曾經聽說過這個人的名字,她當時給我的說法是,那個人只是她曾經的一個ATM。但簽名上的這句話,讓我茫然。但不管怎么樣,他們在一起了,而且,湛湛對他產生了感情。“那你們住在了一起嗎?”我問。我有些氣急敗壞了,在我們的交往中,這是從來沒有的,哪怕我目睹那些令我震驚的事情。“在啊,但是什么也沒有發生啊。”湛湛回答,很從容。
我不想再問這樣的傻問題了。但我心如明鏡。

此后,我和湛湛若即若離,偶爾聯系一下。直到上個星期,我發現她把我踢出了QQ好友列表。我只好去她家找她。她說,決定跟那個在海邊散步的男人在一起,“我們在一起不適合”。
為什么?湛湛說:“兩個人在一起,不僅僅是有愛情就夠了,還要很多很多東西……”
我啞然。這是湛湛在解釋為何跟初戀分手時說過的一句話。我當時覺得不無道理,就像我,能給予她什么呢?只有熱烈卻無比單純的愛情——相思、牽掛、親吻,從來不越過男女界線。
現在,我卻覺得這句話更像是托辭。為了她,我改變了很多,而看到她為了我慢慢跟那些男人斷掉聯系,我曾經充滿信心,幻想著我們的愛情會結出好果——即便她不跟我在一起,至少也會重新變得相信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