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老公和想要溫柔的老婆的性福故事

戀愛百科 » 性愛故事 ┊ 2013年01月14日 ┊

我期待還在泡澡的新郎悄悄地躲在我背后,抱我、溫柔地、耳語著,呵著熱氣,把我當作一片茶葉耐心地激活。我相信他四肢發達,十指溫柔,我在等待他那雙藝術的手、那道彩虹般的臂彎、那個大海般的懷抱……

我一直喜歡“懷抱”這兩個字。讀初中三年級軍訓時,要在太陽底下暴曬,長時間立正,上下身必須“紋絲不動”,結果,我堅持了三分多鐘就轟然倒下,手疾眼快的后排男同學阿亮一個箭步過來,攬腰把我扶住,并迅速自作主張地把我抱到樹陰下……這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鏡頭,后來的后來,這個叫阿亮的男生就成了我的丈夫。

不知為何,我從此落下喜歡“被抱”的毛病,每每這樣調侃時,在場的所有女性都會異口同聲地說:“我也是!”聽說最可憐的女人是“吃飯缺鈣、床頭缺抱”!

“水到渠成”,這是阿亮最喜歡的哲學理念,我們幾乎沒有正式的戀愛,就這樣在心靈里默契、醞釀,等待著八年(從初三到大學畢業)的不見光的愛終于公之于眾,我現在才真正體會“神交已久”這個詞的神秘力量,雖然沒有像一般人花前月下的前期鋪墊,沒有愛情長跑的浪漫纏綿,但我們兩心相映,非他莫屬。

也許是缺乏共同“在一起”的經驗,新婚之夜,我們都萬分羞怯,不知該從哪兒說起,亦不知該從哪兒做起。最后,還是我先開口逗問他,有沒有與別的女孩兒這樣單獨相處過?他說:“史無前例,開天辟地第一回!”于是相視一笑,他就撲過來,我用“撲”字一點兒也不夸張,那是餓虎下山的氣勢與莽撞,我又驚又喜,我第一次看到他內在的火焰,我被他雙手高高托起來,懸空在他的頭頂,我來不及咯咯笑,卻傻傻地大叫:“快把我放下來。”

因為我還沒有更衣,也沒有沐浴,我喜歡每一絲空氣里都散發著一種清涼的香,然后再慢慢地躺下,就像茶葉扔進溫和的熱水中,沉浮、翻滾、吸納,膨脹,最后沉入懷底,把最清新的香味、最優雅的氣息一絲一絲地釋放出來,彌漫在水、唇齒間和心靈深處……就像我們沉入心底的暗戀一樣,8年只泡一杯像酒一樣的茶,沒有飲用,卻內心飽滿豐潤,一點兒也不饑渴。

我期待還在泡澡的新郎悄悄地躲在我背后,抱我、溫柔地、耳語著,呵著熱氣,把我當作一片茶葉耐心地激活。我相信他四肢發達,十指溫柔,我在等待他那雙藝術的手、那道彩虹般的臂彎、那個大海般的懷抱……

這是一個幸福新娘腦中的玫瑰色電影,我伏在長長的枕頭上,閉目微笑,充滿“被抱”的幻想……我的新郎終于披著浴衣出場了,他直接關燈,動作干脆,不容商討,然后一步到位,上床,隨手扔掉腰際浴巾,朦朧里,他排山倒海地移過來,不打一聲招呼,我嚇了一跳,幾乎要喊“救命”了。阿亮并沒有照顧到我的反應,相反,更亢奮,仿佛受到鼓勵似地努力做他認為應該和必須做的事,我被他“征服”了。我很痛。我眼中的他一下子變得如此陌生,不可理喻,粗魯,大男子主義,自以為是!

阿亮終于在一聲低沉的吼叫中結束了對我的“侵犯”,我非常生氣,他打開燈,錯愕地看著我披頭散發的臉……我是良家女孩兒,我需要和風細雨吹拂滋潤,我是處女,我是那個喜歡被抱喜歡把花瓣撒在浴缸里泡浴的浪漫新娘!第二天,新郎本性難移,不要命地做著,我卻在心里冷笑:“無知蠻漢!”我懶得與他爭,認命了,自己睜眼瞎找了他,有什么辦法?不過,除了床上的不和諧,他總的說來是令我滿意的。

找了個獨處的時間,打了心理咨詢電話,就我們夫妻目前的狀況,我作為太太該怎么辦?一位醫生很熱情地給了我許多建議,她說,她能理解我的心情,并指出男人往往很迷信自己所謂“威猛”力度,實際上,男人也喜歡情調的東西,特別在夫妻性愛中,他們與女性一樣有追求和諧同樂的傾向,關鍵是他們不想或不敢正視這種需求,擔心這會太脂粉氣而遭人恥笑。

這時,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妻子,應當仁不讓地站出來,營造這種氣氛,帶他進入這種情景,慢慢地他自然就會變得溫柔起來,就好像男人喝咖啡,你不給他一把小湯匙,他就會端起來一飲而盡,如果給他一把湯匙,加上音樂渲染、燈光暗示,他就會輕輕地攪著,也情不自禁地小口而飲。在婚床上,好女人絕對是個導演,而好戲是從細節開始的……

我真是茅塞頓開。原來太太也可以做“性”福的主語,而不僅僅是眼巴巴的期待。接下來的日子,我漸漸找到了感覺,向《北京人在紐約》里的“阿春”學習“風情”,向《花樣年華》里的張蔓玉學習“風韻”……

女人味如成熟的蘋果香,漸漸濃郁,我會點燃香精蠟燭,制造出巴黎之春;我會換不一樣的丁字褲,讓老公有讀內參的激動;我會鋪好床墊,再下床給腳趾化妝,讓他在一邊吞口水……

我變得美妙多姿,在這種特意營造的情景里,丈夫自然變得有滋有味起來。我由一個只等“被抱”的女人,成長為一個懂得投懷送抱的太太。我好,他也好! 現在,我們幸福地生活著。白天陽光燦爛,夜晚是我們個人主義的時空,充滿私語、情欲、愛、體香和心靈的音樂。因為有精彩的夜晚,我們一天24小時都顯得明媚通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