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竟然就覺得我們的相遇是必然,是命中注定

戀愛百科 » 情感美文 ┊ 2013年01月16日 ┊

距離第一次見到你已經過了很久了,久到我竟然記不起究竟是哪年哪月。那時候我應該還梳著難看的短發,穿著永遠臟兮兮的球鞋。那時候我應該還有著菱角分明的性格,永遠揚起的下巴。只不過,那時候我不認識你,你亦不認識我。我不確定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有和我一樣的好運氣。

——在最美的年華里遇見了你

第一次和你的對話是在那次校籃球場上。記得那天的天空格外的藍,陽光格外的明媚。你在球場上奔跑,陽光均勻的傾瀉在你鋪滿細密汗珠的臉龐上,那些汗珠散射著太陽的光芒,顯現出了如同鉆石一般耀眼的光芒,就像你整個人一樣,在球場上那樣惹眼。我和所有花癡的女生一樣,坐在旁邊的看臺上,目光跟隨著你的腳步移動,心跳隨著你的跳躍而忽快忽慢。你投進三分球的時候會聲嘶力竭的為你吶喊,眼光漸漸迷離,只沉浸在你的世界里。原諒我詞窮了,哪怕把全世界最美的詞匯都用來形容你都還是不夠的。但是,我猜你是一定不知道這些的。

中場休息的時候我手里緊緊的握著一瓶礦泉水鼓足了勇氣像你走去,看著你身邊那么多的女生我真擔心你會完全忽略我的存在。我怯生生的把水遞給你的時候你對我柔和的微笑說了聲謝謝,那一刻我竟然就覺得我們的相遇是必然,是命中注定。現在回想起我說的那句聲音小的可憐的不用客氣你也一定沒有聽到,如果旁邊有人剛好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覺得我矯情的過分,可是我不在乎。

你瞧!我們的故事開始的是這樣的美好。

在我正式加入了籃球社的時候我們便算真正的熟識了。那段日子是我記憶里最快樂的時光,可以每天見到你;可以做你的小跟班;可以和你肆無忌憚的開著玩笑;可以看見出糗的樣子。知道了你喜歡酸酸的檸檬汁而不是味道奇怪的維生素飲料;知道了你喜歡口味清淡的炒青菜而不是社團為球員準備的牛肉餐;知道了你喜歡顏色鮮艷的襪子而不是白色的運動襪。那時候的我甚至有點沾沾自喜,我了解這么多關于你而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唯獨你有女朋友的這件事為什么一點都沒有透露給我呢?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想問你要一個答案,是你故意不想我知道的,是吧?

我們開始在學校里出雙入對。很多人都認為我是你的女朋友,其實,我自己也曾這樣認為過。到現在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從那時開始我就已經愛上了你,或許是,或許不是。那時候我一直都在等,等你先說出那句我愛你,等你說出那句做我女朋友吧。回想起這些我覺得自己還是那么的可笑,不單笑自己的單純還笑自己那點可憐的矜持。

一直最不愿意回憶起的大概就是初次見到你女朋友的情景吧!

在KTV的包房里有著剛剛好的燈光,和微醉的氣氛,或許還有著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曖昧的氣息。那是我們的籃球社在開party。我坐在你旁邊剛剛好的位置,看著你柔和的側臉安靜的聽你講話、唱歌。我多希望時間可以定格在那一秒,你是一尊蠟像,我也是一尊蠟像。當你匆匆忙忙的走出包房和大家講要去迎接今晚的“特殊來賓”的時候,我還是依舊微笑的,甚至還有些好奇和期待。

只不過當你手里牽著一位相貌平平的女生走進來的時候,我和其他人一樣的驚訝。唯一不同的是其他人在聽到你介紹那位女孩是你的女朋友之后都將驚訝轉化成了深深的祝福,而我卻將驚訝轉化成了失落和苦澀。我很沒風度的喝了很多酒,我的酒量一直不是很好,唯獨那天我愈是想爛醉愈是清醒,我空洞的迎合上你看著我疑惑的目光,那目光里還捎帶一絲心疼和責備。也許那一瞬間你就明白一些什么了。但我我真的很想問問你這一切到底算什么?僅僅是我的自作多情?

在這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從不曾在與你見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我在刻意回避你的原因,亦或者我們在互相回避。那段時間我才斷斷續續的了解到,你的女朋友和我們同城不同校,是一個乖巧甜美的女孩子,你們已經相處兩年,感情很好。很多時候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幻想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會是什么樣子,她是否也會像我一樣和你斗嘴,是否會像我一樣看著你打球如癡如醉……我無從得知。打一個激靈回過神,日子還是要繼續。

緊接著的暑假解救了我。我風塵仆仆的回到家以后,緊張壓抑的神經終于稍微放松了一點,我結結實實的大病了一場,高燒不退,神志不清。大概這一病把父母嚇得不輕,他們和我講我在高燒的時候含糊的說過一些什么,我輕笑帶過。如果真的在病中囈語過什么的話,也只會和你有關,難怪納蘭容若曾賦詞說到“自古多情原多病”。

再次見到你大概已經間隔了三個月了,你瘦了,皮膚被曬得有些泛古銅色,不過那雙眼睛還是明亮依舊。在樓梯的轉角處,你還是那么溫柔的看著我,而我卻是那樣的不知所措,像個受驚的小兔子呆呆的愣在原地,對于你的問候也聽得那么不真切。我想如果那天我沒有頂著泛紅的眼圈落荒而逃的話,那么我們絕對不會是今天的這個樣子。

故事講到這里,我突然很羨慕那些作家寫手,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撰寫著他們心中的故事,他們可以決定故事的悲喜,男女主角的命運。而我卻像一個被抽干了全身血液的木乃伊一般,絕望的敘述著我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