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付出真心的女友悄然離我而去,我該不該向她問個究竟?

戀愛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3月16日 ┊

相思之苦終究難耐,我們還是見面了,在小梅娘家。相見那一瞬間,我們都變得像十年前那樣矜持,不像平日短信、電話里什么都敢說。

她無緣無故消失了就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自從她走后,我心里百感交集,心情極其復雜,我生怕自己內心的東西被妻子看在眼里。終究我沒有那么灑脫,我想念小梅,打電話她不接,發信息也不回,就連她的QQ再也沒上過線。

有件事壓在我心頭已經兩年了,這樣一個結局,是我沒有預料到的。她無緣無故從我生活里消失了,就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小梅和我是小學同學,我們同村,兩家離得很近,步行就七八分鐘。我們常常一起上學、放學,別人都開玩笑說我倆特般配,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時的我們只是一笑而過。

小學畢業后,因為家境困難,她沒有繼續上初中,而我初中、高中一直都在離家很近的學校,常常會碰見小梅,我們偶爾也會坐在山坡上看夕陽西下,我會和她聊起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她聽到有趣的地方時就咯咯直笑,我們像無話不說的好朋友,那是一段天真無邪的年少歲月。

高中畢業后,我沒考上大學,去了外地打工。那幾年,在外打拼,真的很辛苦、很累,但只要一有機會回老家,我總是要去她家坐坐,她也會來我家玩,因為我們和彼此的家人也非常熟悉,就像親戚一樣。

后來幾年,忙碌的工作牽絆,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直到1996年,我回老家辦事,才聽說了小梅結婚的消息,那時她已經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那年過年,我去小梅家給老人們拜年,見到小梅就像親人一樣,飯桌上我們都特別高興,喝了不少酒,興奮地聊起很多往事,吃過晚飯,她送我出門。走幾步,我快到家了,她說沒聊盡興,我又送她回去,來來回回的路上,我們聊了很多。

雖然,那天喝了不少酒,但我清晰地記得,那是她第一次親口對我說,她一直很愛我,只是羞于表達。她總覺得我去了外地,見識廣了,眼光高了,不會看上她。想著可能和我沒希望了,才在家人的操辦下,勉強成婚,她和現在的老公根本沒有感情。聽完這話,我不禁有些遺憾。感慨人與人之間沒有緣分,也勉強不得,一切終歸已經成定局,再多說也無益。快到她家門口時,我勸她好好回家過日子,要想開,和誰過都一樣,既然已經結婚,就不要想過去的事了。

我們來回在路上往返,她怎么也不肯進家門,怕有人看見不好,最后還是在我的勸說下回去了。

那年以后,我從外省到蘭州,在蘭州安了家,有了妻子,有了孩子。這些年來日子也漸漸過得平穩起來。孩子上學后,就很少回老家了,我和小梅也失去了聯系。沒有想到2011年的一天,我在路上碰見小梅的哥哥,從他那兒,我得到了小梅的電話。本來我的想法也很簡單,就想問候一下。撥通電話以后,也許是人到中年,不再有年少時的羞澀,她說她特別想我,從來沒忘記我,還叫我有空回去看看她,和她好好聊聊。

那段日子,我們短信、電話不斷,迷迷糊糊地我就陷入了感情的漩渦。因為從小在農村長大,父母都是老實本分人,多年來的教育,我還算是個思想很傳統的人吧,我也明知道和小梅之間的關系是不道德的,可就是身不由己。當時的我內心其實非常掙扎、矛盾,一邊是苦心經營的婚姻,一邊是小梅帶給我無法抗拒的熱情。

兩頭我都沒法拋下,我只能背著妻子,每天和小梅通過電話、短信談情說愛。戀愛的人,智商為零,感情這事兒,不分年齡。人到中年,忽然遭遇怦然心動,我還是未能把握好自己。

我該不該向她問個究竟

相思之苦終究難耐,我們還是見面了,在小梅娘家。相見那一瞬間,我們都變得像十年前那樣矜持,不像平日短信、電話里什么都敢說。

也許這是兩個人的默契吧,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客客氣氣的。因為小梅哥哥也是我朋友,知道我倆是同學,也不多想。吃過晚飯后,我執意要回去了,小梅卻讓我住她家,好好聊聊。我覺得不合適,當晚還是趕回蘭州了。

回來以后,她經常給我發短信說,自從我走后,她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她的靈魂也被我帶走了,因為想我,經常精神恍惚。我勸她,不要這樣,萬一讓家人看出來就不好了,我們彼此在精神世界里互相關懷,其實挺好的。

可她似乎聽不進去我的勸說,我能感覺到她內心波濤洶涌,洋溢著對我的癡癡眷戀,她說,她對我的感情不是淺薄的“喜歡”,這么多年,她唯一愛過的人就是我,面對如此深愛自己的小梅,我真的無法拒絕。之后很長一段時間,QQ聊天成了我和她之間除了一日三餐外最重要的事情。年底,她說她要來蘭州辦事,想和我見一面。因為我上班的地方離家很遠,忙的時候,我通常都住單位。

她來蘭州后,我安排她在單位附近一家賓館住下。那晚,小梅的柔情蜜意俘虜了我的心,不知不覺我們就在一起了,一夜暢聊,她向我訴說著這些年來對我的苦苦思念,令我萬分感動。第二天,她在蘭州辦完事準備離開時,在電話里說她會永遠愛我,永遠忘不了我。她說她老公知道她和我之間有來往,因此夫妻之間正在冷戰,她也不知道回去以后會怎么樣。

自從她走后,我心里百感交集,心情極其復雜,我生怕自己內心的東西被妻子看在眼里。終究我沒有那么灑脫,我想念小梅,打電話她不接,發信息也不回,就連她的QQ再也沒上過線。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起初,我還在胡思亂想,是不是她老公知道了我們的事,控制住她,不讓與我聯系。

后來,我漸漸明白,如果小梅自己想與我聯系,那她有很多方法,看來是她不想繼續了。我實在不明白,我錯在哪兒了?畢竟我們十歲時就認識,怎么會像做了一場夢一樣,這個人就人間蒸發了。起初聯系不到她的時候,我不甘心就這樣不了了之,甚至想她怎么這樣心狠,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不能明說,我們都是有家的人,如果你說了,我想我能理解,更不會過多糾纏,可為什么非要搞成這樣一個結局?再想不通也沒有用,電話永遠打不通。

算一算已經過去兩年了,在這期間我也沒有再聯系過她,不是不想,而是我努力地克制著自己,每一次忍不住想跟她問個究竟,可想想還是算了,如果她真像她說得那么愛我,就不會徹底斷了與我的聯系,我又何必再自討沒趣呢。可是我心里對這事兒還是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