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只想同居,對結婚不感興趣

戀愛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9月02日 ┊

戀愛半年后,我和安陽同居了,住在我們家一套閑置的小房子里,我死活纏著媽媽要到了小房子的鑰匙。當時媽媽還囑咐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還是沒當回事,跟媽媽開玩笑,“安陽會保護我!”  

第一次見到安陽(化名)很偶然。

  那是幾年前,那天我休班,到一個好友的單位去找她吃飯。我們正往外走的時候,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我們停住,兩個男孩追上來,其中一個是好友的同事,跟她說工作上的事。

  另一個男孩就是安陽,他是好友同事的朋友。那天當我轉過身的時候,正好和安陽目光相撞,他陽光帥氣的樣子讓我怦然心動。后來他告訴我,他當時也是同樣的感覺,我們之間可以稱得上是一見鐘情

  巧的是,我和安陽居然住在一個小區里。后來有一次回家的時候碰上他,他又驚又喜地看著我,激動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從那以后,我就經常在小區里碰見他,我還以為老天都在幫我們,后來才知道,他是故意的。安陽留意了我的上下班時間,經常在我快出門的時候悄悄躲在旁邊,看見我出門后他就趕緊走上前,做出巧遇的樣子。

  后來有一次,下雨了,我打著傘出門,到小區門口時看到安陽,他在門衛那里避雨呢。我讓他跟我一塊兒去站牌等車,撐一把傘的時候,他握住了我的手……

  美好的愛情就此拉開了序幕。

  安陽的家庭條件很普通,他本人的工作也不算太好,知道我和他戀愛后,爸媽強烈反對,他們覺得我完全可以找個條件更好的,而且他們認為,安陽根本不定性,沒有擔當。

  沉浸在愛情中的我根本沒把爸媽的話當回事,我認為他們就是嫌棄安陽沒錢,但物質問題對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來說算什么呢?我們可以努力,好日子是人過出來的,而且我相信安陽,他以后一定能讓我過上好日子。

  我完全忽略了爸媽對安陽“不定性”的認識,那時候我對愛情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行,什么男人的責任心啊、有沒有擔當啊,根本考慮不到。

  爸媽雖然不贊成我和安陽在一起,但在我的堅持下,他們也沒辦法,如果我帶安陽回家,他們也很熱情地招待,用他們的話說就是,“你開心最重要。”

  那時候我根本沒想到移情別戀這回事,每次還嫌爸媽想得多,我和安陽這么相愛,有什么理由不開心呢?

  戀愛半年后,我和安陽同居了,住在我們家一套閑置的小房子里,我死活纏著媽媽要到了小房子的鑰匙。當時媽媽還囑咐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還是沒當回事,跟媽媽開玩笑,“安陽會保護我!”

  如果知道將來的日子里,傷害我最深的卻是要保護我的他,我還會相信他的信誓旦旦嗎?

  同居的日子很幸福,我們就像很認真地玩過家家游戲的小孩,把一切都弄得井井有條。那時候我們睡在一個被窩里,不抱著他的胳膊我就睡不著,安陽睡覺是打呼嚕的,我不但不受影響,聽到他的呼嚕聲還覺得挺踏實。

  感情好的時候什么都是好的,愛情就像一層紗,讓所有的一切都美得近乎不真實。

  剛開始的時候我和安陽誰也沒想過結婚,連雙方父母都覺得我們還是兩個孩子,從未催過我們的婚事,兩個人無憂無慮地過著,日子快樂而簡單。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朋友們在一起玩的時候開始問什么時候吃我們的喜糖,我這才認真考慮結婚的事。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我們感情穩定,結婚是自然而然的事。

  于是,我主動跟爸媽提起了結婚的事。爸媽挺開心的,說我想結婚就說明長大了,想有自己的家,要真正過日子了。于是,爸媽開始熱情高漲地商量我和安陽的婚事。

 可是,我跟安陽說結婚的事時,他卻反應平平。開始我以為是自己說得不夠認真,后來很嚴肅地跟他說過幾次,這才發現,他對結婚這件事根本就是沒興趣!

  他說,他還沒做好結婚的準備,還想玩兩年。然而,他越是這種態度,我想結婚的念頭就越迫切,于是,兩個人經常為這件事爭吵。后來都發展到他不愿回家,就是在單位電腦上玩游戲,他也不愿回家和我待在一起。

  原本幸福甜蜜的小情侶,因為結不結婚的事鬧得不可開交。其實,晚兩年結婚我也是能接受的,但就是受不了安陽說的“想再玩兩年”。

  那次,我在安陽的手機里看到了一個叫妮妮(化名)的女孩發給他的短信,那親昵的口氣讓我火冒三丈。我讓安陽給我個解釋,他說我給他的壓力太大,和妮妮在一起很放松,很開心。我大發雷霆,讓安陽“滾”出了那套小房子。

  那段時間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來往,雖然我很想知道他的情況,很想給他打電話、發短信,但總是拉不下面子,覺得趕他走的時候自己把話說絕了,沒有回旋的余地。

  而他仿佛也不知道我的心思,一點消息都沒有。我憤憤地想:肯定跟那個妮妮很開心,都忘了我是誰了!

  就在我真的打算忘記安陽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懷孕了。孩子不用說是安陽的,可我們這種狀態,怎么能要孩子呢?我猶豫了好幾天要不要把這個消息告訴給他,最后還是沒有說,自己悄悄去醫院做了手術。

  我就是不想讓他以為我是拿孩子要挾他,他不是不想跟我結婚嗎,我還不想嫁給他呢!

  現在想想,那時候真傻,跟愛情賭氣的人不會有好結果,因為愛情是用來呵護的,而不是用來斗氣。

  那次流產手術對我的傷害特別大,因為身體原因,我不能做無痛手術,如果說以前對安陽只是怨憤,那么身體和心里的疼痛讓我真的對他產生了恨。

  不久后,朋友告訴我,安陽和妮妮分手了。我說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忍不住給他發了條短信。很快,安陽把電話打過來,說想跟我見個面。

  見面后,安陽告訴我,他并不愛妮妮,只是當時有點承受不了結婚的壓力,正好妮妮對他表示好感,他就接受了,“好像是一種宣泄,很盲目,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面對他的解釋,我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面對這個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我說不出自己心里究竟是愛還是恨。后來,說著說著我哭起來,告訴他,我前段時間流產了。

  他很驚訝,也很難受,低著頭半天沒說話,等他抬起頭的時候,我看到了他臉上的淚水,“對不起。”那一刻,我仿佛覺得這個不懂事的大男孩長大了。于是,最后當他問我能不能再給他機會的時候,我沒有拒絕。

  安陽對我重新展開了追求。可是,當收到他送的玫瑰時,我心里卻不是欣喜,愛情于我好像變了味道,經歷過這么多,我想要的不再是浪漫的玫瑰,而是一種踏踏實實的依靠。

  雖然安陽跟以前相比有了不少變化,但我對他的信任卻打了折扣,總懷疑他能否承擔得起我的未來。而且,上次流產也給我留下了心理陰影,一和他親熱我就害怕,就會想起那種痛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