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家庭溫暖我一退再退,幸福依舊遙遠

戀愛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9月15日 ┊

我相信,每一個女孩都希望自己穿上婚紗,在親人的注目下被愛人接走。雖然我的父母已離世,但我還是希望能讓從小看著我長大的親戚們安心。對于別人來說,也許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流程,但對于我來說卻是一個鄭重的儀式。所以,我提出我可以自己出錢雇車,他們只用露個臉。

認識宋琪,是在2011年本報組織的相親活動中。性格開朗的她,每次都能交到很多朋友,卻沒有找到中意的男朋友。后來她消失了一段時間,她給記者留言說她已經有了男朋友,準備結婚。然而今年4月28日,她再次約我見面時,告訴我的,卻不是喜訊。

得到他媽媽的認可后,我立即刪掉了QQ上所有的異性網友

我和何欽是2011年在網上認識的,我們聊得很好,我經常開玩笑讓他幫我介紹男朋友。結果,他把他自己介紹給了我。2012年初,我們確定關系之后,他帶我見了他媽媽,他媽媽送給我一條金項鏈作為見面禮。得到他媽媽的認可后,我立即刪掉了QQ上所有的異性網友。

何欽是一個外企的技術人員,而我只是一個從小在外面打拼的女孩,我覺得自己有點配不上他。好在他媽媽很同情我,也不嫌棄我沒有親人,所以我跟他在一起,是懷著感恩的心情的。

在我剛出生一個多月的時候,媽媽和重男輕女的奶奶吵架,爸爸夾在中間受不了,自殺了。在我3歲那年,哥哥不小心淹死了。家里沒有了男人,叔叔嬸嬸就再也容不下我們。于是,媽媽帶著我和姐姐改嫁。好在繼父對我們挺好,他教我打算盤,寫毛筆字。后來,媽媽又生了一個妹妹,我們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惜,幸福總是短暫的。2001年,繼父被查出胃癌晚期,六七個月后就走了。那時,我和姐姐一起在外打工已經一年。2007年,我們家好不容易換了新房子,沒想到媽媽不小心在衛生間里滑倒,摔成重傷,在醫院躺了三個月之后也去世了,剩下我們姐妹三人相依為命。妹妹要上大學,我和姐姐一起打工賺錢供妹妹讀書。誰知道,2010年,姐姐竟也突發腦溢血去世了。

別人問我,你有沒有覺得這個世界對你太不公平?我的回答是,我慶幸自己有手有腳,而且我還有親人對我的愛。雖然他們不能陪在我身邊,但他們的愛一直激勵著我前行。失去親人的痛讓我明白,愛了就要付出,不能等到沒有機會了再后悔。

我以為,這一次我終于找到了一個好人家,不用再漂泊

2009年,我談過一場戀愛,分手的原因是他父母希望他能找一個武漢的女孩結婚。那次對我打擊很大,為此我咬牙在武漢買了房子,成為了一個武漢人。

去年第一次見何欽的媽媽時,我很擔心她嫌棄我沒有親人,但她得知我的身世之后的表現讓我欣慰。她很能體會我的感受,因為她自己也是被哥哥養大的。

我以為,這一次我終于找到了一個好人家,不用再漂泊。

何欽告訴我,他跟前女友之所以分手是因為他媽媽不喜歡她,比如說她每天在他家睡到十點才起床。為此,我特意設定鬧鐘,每天早上7點就起來幫他媽媽打理家務。在他家,一直是他媽媽做主,所以我對他媽媽也是言聽計從。

何欽像個小孩子,總是要我照顧他。我對他的好,甚至引起他姐姐的猜疑:“你為什么從來不對他發火,對他那么好,你是不是隱藏得太深了?”其實我從沒掩藏什么,我只是覺得兩個人之間的矛盾都是小矛盾,跟生離死別比起來都是小事情。

我自己開小店,錢賺得不多,但每天要從早上9點守到晚上9點。而何欽是上班族,周末休息,我沒辦法陪他。他抱怨過,說這樣以后也不利于帶孩子。為了他這句話,我今年年初把小店轉讓給了別人,住進了他家,打算結婚生孩子以后再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我是打定主意要嫁給何欽了,所以我把銀行卡交給他媽媽保管,告訴她卡里有幾萬元的轉讓費。誰知,第二天,她把卡往我身上一扔,說我騙她。原來,她在買家具刷我的卡時發現卡里根本沒有那么多錢。后來這事才弄清楚,是別人沒有及時給我把錢打過來。

就因為這事,他媽媽說我愛撒謊,而我也第一次表現出了不滿——我的錢只是給她保管,她怎么能在不告知我的情況下就用呢?而何欽的處理方式是,他覺得他媽媽雖然有錯,但我更有錯,不該沒搞清楚卡里有多少錢就告訴他媽那個數字,所以應該我去道歉。我很委屈,但是看何欽左右為難的樣子,我還是妥協了。

換不來尊重,連酒席都不想去我老家擺的

不過,有些事情我也是不肯讓步的。比如這一次討論結婚細節時,我要求他家里派車去我家鄉迎娶我。我相信,每一個女孩都希望自己穿上婚紗,在親人的注目下被愛人接走。雖然我的父母已離世,但我還是希望能讓從小看著我長大的親戚們安心。對于別人來說,也許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流程,但對于我來說卻是一個鄭重的儀式。所以,我提出我可以自己出錢雇車,他們只用露個臉。

可何欽的媽媽竟還嫌這樣太麻煩,說從我老家到武漢太遠,為了節約婚禮成本,此項省略。他媽媽還說,要不是看在可以收禮錢的份兒上,本來連酒席都不想去我老家擺的。

這一系列的爭執讓我們各自心里都有了不愉快。何欽是一個非常聽話孝順的孩子,他家人對我的不滿反饋到他那里便影響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他媽媽覺得我愛騙人,他姐姐覺得我有城府,隱藏太深。漸漸地,他對我的態度也有了明顯的變化。今年年初,我自己花錢訂了婚紗照,預定的是上個月拍,但他因為某些細節上的原因,將拍照時間一再推遲。我感覺他已經不太想跟我結婚了。

我也不明白,為什么我一退再退,最后還是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

(口述實錄 文中人物為化名)

tags: